[ 唯有时光不可以永恒 ]

盗用曦予的标题T T
=======================>
这两日于你而言,大约再平常不过。

原本的计划全部被取消,窝在角落里趴在板子上竟然睡着。幸好没有流口水的坏习惯,否则板子就该毁了。
大概还是很久之前了吧,G同学从你博客的第一页突然隐去,或许我们都会如此对待不想再继续深交的人。直接删去,并不再有联系。

当时与L殿交情渐浅,不过是因为她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去走而已。友谊这种东西,原来也并非能够脱离价值观存在,而如今的我虽不再喜欢L殿,却依旧可怜(天呐我用这个词)她如今的境遇,那日与好友谈起她目前的处境以及日后的路途,结果也不过是一句,终是与我们无关的事了,何必假意关心与在意。

你有令人难以忍受的坏脾气,我一一忍让。你总与旁人争执,我也从未劝过。
你生来倒霉常常遇到绝处逢生这样的事情,后知后觉神经大条,我却愿意相信如此必有后福。

于我而言,其实不过三言两语,几年指尖流沙般的时间。
你能够笑得如此开心,便已经足够。

我们能够拥有多少个几年。

是否我总逃不过如此玩笑,一如当年与费先生的几句戏言,便一语成谶。
其实我不在乎时日。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08年的5月,叔父曾与你一起在绵竹德阳奔走,颜澈说竟在德阳偶遇你,你一如往日的清瘦,却神色黯然。之后他辞去工作重回日本,一日在MSN上与我聊起你,说在德阳做心理危机干预之时还因受伤曾成为你的病人。

六月初的时候,你收到的那份礼物,是F君佩戴多年的银镯。
随身佩戴十年的物品,便这样随随便便给了你,而你却从未知道珍惜。

或许只是彼时太过要好,便什么都不在意。

唯有时光 不永恒。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