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你已不是尹智厚 ]

5a49e515c7d08222c83d6d88.jpg

 
微博上总是有无数大小新闻出现,百度被黑,谷歌要走,海地地震,当然还有前段时间异常猖獗的阿凡达与北方大雪。热点tag永远那么明显,只能怪我关注的那47个人太活跃。沈风息同学依旧不改又懒又爱钱的本性,常常语出惊人,让人啼笑皆非。有各种稀奇古怪想法的风息大叔,不得不令人怀疑此人是不是在地球长大。

DK party。经由一曲solo而引出的去年台湾那场live,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得令人叹息的脸,没有了尹智厚的安静与从容,他还是那个四次元的脱线PG。不管这段时间是在澳门还是在其他地方,于我而言都不再能够提起兴致。相框里那一张照片,那个男人的侧脸,只是尹智厚,只是而已。

独自一人在傍晚的时候去吃了两份意面,喝冰冷的饮料,走回来的路上,路灯在身后一一熄灭。

黄昏迫近的时候看完[ 人のセックスを笑うな ],最后一句是,跳动的火花不断变幻着色彩,同时点燃另一支火花,并一直延续下去。
电影那么闷,不厌其烦的长镜头看到让人倦怠,忍无可忍也会点快进,只是曲子那么欢乐,感觉生命就在手边一点点自由地挥霍。身高180的少年坐在单车后面,前面骑车的,是160的39岁的版画老师。车子摇摇晃晃,背景音乐是武田殿的[ ANGEL ],反反复复地循环播放,就像是青春也那么漫长。
Matsuyama说,只要不见面就会结束,那是不可能的。用铁丝牢牢缠绕起来的手机,为了控制自己不接电话,阿远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Matsuyama说,接了电话就会想念,想念就会要见面,可是却不能见面。

37岁的永作博美,看起来比周迅还要年轻。
而松山健一总是让我想起一个人。

听Shima–Uta,单曲循环,想到静茹的另外一首歌,记起歌词来,就回想起很多事。
想到以琛,甚至想到了宸川和颜婕,很多个冬日的凌晨,一手握着杯子一手拿着书,坐在床上看到清晨。然后去吃早饭,和爸妈说再见,去学校,通常都会是周日的早晨,整整一上午的自习,只是趴在桌子上写满满几张纸,有时候会寄出去,有时候却只是收起来,因为纸张型号差太多,无法装订,后来分别装在两个牛皮纸袋中,有那么多的手稿和悲欢,如今想来真的是令人感喟又觉得不可思议的年头。

近来想要诉求的事情太多,有些零散的思绪就像是耳边随机飘过的一段旋律,过后便再也想不起。
有些感喟无法精准表达,便只可以作罢。晚安。

 

留言:

松山= =|||
好吧我甚至觉得他役L同学的时候比日常造型都要好,《一升的眼泪》里我在尽力忽视他,《NANA 1》天啊谁可以告诉我这个白毛(大叔)是谁(松山乃饰未成年人果然太勉强了吧……)

好吧《人のセックスを笑うな》 ……题目真(掩面),日本文艺片我总是受不了那种类似于“杨过小龙女一起练功——轻轻的互推~~你推推我~~我再推回去~~”的拖沓战术,往往看到一半就快进X2了orz....

最近压迫感很强烈看我说话都语无伦次了,爬走
PS:把输入验证码留言的设定取消吧T T


Re: 没有输入标题

> 松山= =|||
> 好吧我甚至觉得他役L同学的时候比日常造型都要好,《一升的眼泪》里我在尽力忽视他,《NANA 1》天啊谁可以告诉我这个白毛(大叔)是谁(松山乃饰未成年人果然太勉强了吧……)
>
> 好吧《人のセックスを笑うな》 ……题目真(掩面),日本文艺片我总是受不了那种类似于“杨过小龙女一起练功——轻轻的互推~~你推推我~~我再推回去~~”的拖沓战术,往往看到一半就快进X2了orz....
>
> 最近压迫感很强烈看我说话都语无伦次了,爬走
> PS:把输入验证码留言的设定取消吧T T

===
怎么取消的说。。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