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暗自神伤的零度 ]

SNV36266.jpg


零度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到来了。也许深夜的时候会到达零下的温度,但在睡梦中的我们是不知道的。在室内的我们太依赖温暖,因此绝不会让自己受寒,在睡衣外面裹了很厚的衣服,写完作业,脚底冰冷。

09年雪终于还是在期待中到来了。出生在南方,并且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少能够看到大雪。小时候,曾经穿着厚厚的小靴子从学校走回家,和邻居的小孩一起堆雪人,那一年雪很大,也是唯一一年由于玩雪玩得手上长了冻疮。
以后手上不再生冻疮,也几乎看不到那样的大雪,不会有大清早地起床吃完早饭,踩着厚厚的干净的雪去上学。那样安静的、空旷的颜色,以及屋檐下越来越长的冰凌。那些都是幼年时的记忆,如今渐渐稀薄。希望很久之前的自己有记日记的习惯,这样便于回头翻开不至于有忘记的尴尬。

因为太晚睡所以起得很晚,从国展中心出来之后的周日下午,一个人默默地去了新街口刷了两件衣服回来,之后在DQ的店里面默默地吃梦幻雪,突然就想起很久之前连载的那部小说了,七年,她始终晚了七年,在那样的七年里,另外一个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遇到什么样的人,都不得而知。所以在冰激凌店里面觉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冷,渐渐地就不再执着了。

本来还要去看2012,可是后来却发现天色越来越阴沉,要下雨。于是匆匆赶回学校。果然,刚到宿舍,外面的雨点便开始急促起来。之后裹着大衣打着伞去打印材料,去图书馆自习,做完概率论的整理,抄完一篇小文,便回到宿舍准备洗漱睡觉。

外面下雪了。越来越大的雪。
我去睡了。晚安。

照片是刚刚拍的,并不清楚。但草坪上已经开始有薄薄的积雪了。

留言:

No title

我也好想下雪……唉

好吧我错了~~我也得有所表示你就等着某天被我偷袭吧~咩哈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