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的真相只有死去的人才知道 ]

SNV30569.jpg


仍旧是迫切地想要走出去。
走出去。并不是因为彼岸就有多好。
就算是旁人的意愿,就算不再是自己的初衷。可还是要走出去。

小佟说你要清楚自己的desire ambition。更多地去考虑拉动因素,而不是推动因素。

王先生却说,毕业之后先工作,之后再申请北美的master。可是,我们却都不知道若干年后的自己会有怎样的想法。
前些日子还想着要争取保研的某人,如今却放弃了。问到他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却是那只是以前的想法罢了。怎么说。无论怎样,我们还是不能因为害怕未来的自己后悔懊恼便犹豫是否要去做某件事。
人世中的事情若是斤斤计较,便会畏首畏尾,无法放手去做。

晚上的时候,重新把柳先生的剧翻出来看,听到OST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落泪了。
你们嘲笑我脆弱又敏感的知觉吧。多像歌词的改编版本……

随即翻出ZA的那期特辑,再一次听到那首背景音乐时还是感喟了。
那是某一日看完语大的《爱如指间沙》的绘本,为之动容,便突然想起来要做的特辑。

想要用奖学金去买新的数位板。计划被搁浅。因为被告知奖学金要到1月份才发放。
那就再等等好了。反正也不着急。

颜澈回到北京之后的第二天清晨,北京下了很大的雪。短信过来的时候我还在抱怨南京的闷热。
看到校内上翟同学拍的照片。厚厚的积雪,真的是我们这些在南方常年居住的人所看不到的景象。
疾驰在知春路上的6字开头的公交车。镜头被晕得一片模糊。

还记得那年的大雪么。那年的丹中。和那年死去的人。
太久没有拍照。翻出以前的照片觉得时间太仓促。真是割舍不掉的情绪。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