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生活还能有怎样的改变 ]

22102009.jpg


周四下午上完熊季霞的微观经济学便匆匆去公交车站等车,乘坐的97路公交车在半路抛锚,只好下车等待下一辆97,必然地,后一辆97上挤满了人,可还是被迫挤上了公交车,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丢了,摸了摸口袋,手机还在,钱包也在书包里安然躺着,到了火车站的时候才发觉交通卡不见了。

在不算很长的队伍后面排队,买到晚上7点的D5447,拿着不多的行李过了检票口进了候车室,等待不到半个小时,便有D5447的到站通知,开始检票进站。从扶梯往下的时候,只看到D5447一列动车停在那里,因为极少在夜晚乘坐火车出行,因此很难看到如此寥落的南京站。

身边的女人大约是刚刚回国,把一堆外币塞进零钱包,打开MAC,全部是英文系统。瞥到她的鞋子,和具惠善小姐同款的那双,在澳门机场某人为她穿上的那双一模一样。陌生人之间不便有询问和关注,于是便兀自拿了PSP看冗长得不能再冗长的美剧,GG出到第三季,到如今真的是映证朋友说的那句,我觉得这部片子到后来就是EVERYONE SLEEPS AROUND...上东区人的生活简直太糜烂了。

回家亦没有什么事值得花时间去做,于是便耗费很长的时间去看电影,从花样年华到天使艾米丽,把老电影拿出来一遍遍看,看到蝴蝶效应的最后,埃文让自己回到胎儿时期,在羊水中用脐带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片尾那个通灵女人为埃文看手相时说的“你没有生命线,没有灵魂,你不属于这里”便带上了如此强烈的宿命味道。最后的结局看起来是那么好,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幸福快乐地活着,只有他不存在了。一点点微小的细节,便波及到那么多人的命运。这也许是它被称作蝴蝶效应的原因吧。

这些年,但凡遇到丢失一些东西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是类似于“大概缘分尽了便不再属于我”这样的想法。当天晚上便梦到自己在出行前丢掉了机票,到处寻找却过了飞机起飞的时间。醒来之后只是觉得难受,为什么会有这样荒诞滑稽的梦。为什么要四处找呢,不是还带了身份证么。

能够直观感受到的变化,是周五晚上硬拖上父亲去逛街,回来的时候父亲说,因为天天在办公室里画图纸而没有运动,现在连逛会儿街都觉得特别累。
我说,日子过得真是没有什么意思。
爸爸说,你以为我们的生活还能怎么改变?

小舅舅在澳洲拿到绿卡,在澳洲独自一人生活了这么多年,要忍受墨尔本算不上好的气候,住的地方离学校那么远。如今在澳洲教书,拿几千澳币的薪水,还是彻头彻尾的一个人,就如ANTHONY说一样,其实这样的生活,哪里有想象中的简单快乐。说晚上的时候去吃24H的餐馆,一个中国男人举着酒杯站起来,说,我干杯,你随意。
那才是别人不明白的生活。

这个城市,每天都在不停地扩建,就如同涟漪那样,一圈一圈地扩散出去,越来越多的人走进来,又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去。突然想起《ON AIR》里面的中文主题曲,徐子崴唱,我想出去,你却想进来。

很多事不像以前那般热衷,亦渐渐有了无所谓的心态,不再积极争取很多东西,亦没有了什么亟需得到的东西。这真是不知不觉中的改变,无所畏惧很多人很多事,因为不再有所顾虑,更不必畏手畏脚,患得患失。当然也不会公然抵抗,只是以沉默反对或是无视。

周一的时候郑铮给我们做的量表,还有那令人无法做出判断的ABC。我最终还是选了C。爸爸说,我知道你会选C的。

连续几日在家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好,在医院耗费了一日的时间做身体检查。奔波于各路公交线,联络很多人,却都见不到面。因为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节假日,连周日乘坐D5426返校的时候都察觉到了冷清。每次回南京都会心生焦虑不知该如何应对学校中的生活,令人讨厌的一些人和生活,就是这样。是从骨子里厌倦这样的城市,并没有缘由。

照片是周四晚上离开南京的时候用手机随手拍下的。

留言:

呀 我哥哥也在墨尔本诶
不过是去上课的
他那边打工还要乘火车去

RE寶寶:
前段时间我爸爸想让我申请国外大学的offer,去国外读硕士,,被我舅舅一说,然后对我讲说,你还是留在国内好了。。

一个人在国外真的好辛苦的说。。

No title

我觉得你最近写东西总是有点小哀伤诶……
虽然我知道您老文艺气息浓厚

嘛,看东西还是要多积极点啦。

我也想要PSP(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No title

RE倦上疏

哪有。。
可是真的有很多事要做出决定。姐姐我是心累啊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