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你从地球的那一端飞来专程看戏 感谢你送的礼物 让我感动 ]

是从靳先生的BLOG上看到的这样一句话,感谢你从地球的那一端飞来专程看戏 感谢你送的礼物 让我感动。

想到昨夜读过的张老师主编的书,不禁喟然。

靳老师以前总是演话剧,难得会更新BLOG,在横店拍摄电视剧,也会有强烈的不适感。已过而立之年的人,总是有更多的沉默,寡言如靳老师,也会喟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小O曾经在给小北的那段录音中播到林志炫的一首《只为你唱》。之后在FT中被问起此生最想做却做不了的事是什么,小O不悲不喜地只给了两个字,结婚。真是现实的考虑,不奢望被理解,不需要别人与之共情,所以连希望都不愿意有。假设与如果这种东西,存在必然是为了安慰我们。而之后便是失望和无奈。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一直令人开心,或是悲伤。

某一位作者在《谎言》之中再一次写到安徒生,说他的自卑,说他的矛盾,说他的逃避和无可奈何,于是才有童话才有谎言。撇开安徒生。那么讲童话,常常会以他们幸福地生活了下去结尾,所谓生活了下去,是避开战乱、动荡、背叛、误会等等,那才是真正的所谓童话的意义。

因为在做着一件非常需要意志力的事情,知道是漫长的过程,知道是非常难坚持下去的事,所以常常担心会放弃。其实连生活都是漫长并且难以坚持的事情,那样的日复一日,不也是这样过来的么。

落仔在书里面写到很多事,那些琐碎的,灰尘一样的事情,说起来像是多少年之后害怕遗忘所以才要写下来,说几十年后的自己,说不定躺在医院里接受抢救,戏谑几十年以后或许医学发达到某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也不是没有可能。

甚至写到我要成为你们的百万富翁,字里行间还是很久之前的那个小孩子。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在写作文时的两篇文章被老师推荐去了某刊物,使我的文章第一次有机会印刷成铅字--这事几乎被完全忘记了,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所得的稿费低到让我硬生生把这回忆给挖了出来。

稿费是妈妈给我的。

一度还没有从喜悦中恢复过来的我对于这个数字只有一个难以置信的神情,仿佛这个泱泱五千年文化大国会出现这么低的稿费是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于是我对妈妈产生了怀疑,因为她常常是个没收我掉在卫生间里的铜板的不善良角色。更何况,她总是对我特别严格,没准扣掉一半钱,为了培养我节俭的良好品质。

总之,对妈妈质问了一番。口气用的是鄙夷加气愤。故意把筷子放在一边,像要绝食抗争的样子。

妈妈听见我的疑问,呆了一下,随后她笑笑。

"你不要太贪心。"

我想要穷追猛打,又掰不出别的话。当时自己的心智只能操纵一场争执的前一回合,后面都毫无办法。但我还是认定了,妈妈克扣了我的稿费,让我失去了起码八袋小浣熊干脆面。

然后要把时间跳一跳。

等到几年后,进入初中。在哪天的闲聊里提起当时这笔寒酸的稿费,爸爸才突然说"你妈妈还多给了你呢。"

"其实原来两篇只有八元钱的。你妈妈怕你太失落,她自己加了八块钱。"

原来不是少了八袋干脆面,是多了八袋。并不是每个时候都要记得那些被妈妈不允许的事情。

类似于这样的桥段,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之中,几乎每日都有发生。尽管不知道值不值得记住。

留言: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