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别 ]

左岸宣传图

图片是ZA第六辑的宣传封面


我还记得很久之前有一篇没有能够看完的短篇,是小七的《春别》。大概读了一半,便再也读不下去。你要知道我对于小说一向报以消遣的姿态,便无所谓一个不知名的写手的短篇。后来小七出了《大地之灯》,还有《澜本嫁衣》和《被窝是青春的坟墓》,炒作也愈加厉害。加之前段时间看了笛安的《西决》,更加对无谓的炒作没有好感。

时至今日,也并没有多少东西值得相信,常常在给予信任后又会在遇到一些事情时感到失望。这个世上,没什么人真正希望你过得好。这样的陈词滥调,无所谓真假,说的人多了,即便本身是虚妄,也能成为真的。珠裕琳不是曾经对正宇说过“谎话坚持到最后就是真的了”这样的话么。

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陈警予说,这样也挺好的。有时候会故意让自己笑,让自己生气,真正有一天能够控制悲喜也不见得是件坏事。生活之中没有什么值得为之雀跃,亦没有大悲大痛之事的发生。大多数时候寡着一张脸来来去去,仿佛回到某一个阶段,对什么都不在意,对什么都无所谓,因此也能释然起来。
每日都看到周围很多很多的人在奔忙,却没有一丝艳羡,只是简单地因为不再觉得有意义。有太多事不值得热衷,也并不确知未来走向,在旁人言语的左右之中,都觉得自己快要对一切失去兴致。

简女士的诗课,读到后来愈发觉得文字越加淡雅,不再如梦土、原乡或是情绳之中那般典丽繁复。第二种空城,是永远空无了。虽然,旧人仍在,昔时城楼依然完好,却因为梦的遗失而无法成全。
近几日重新翻出她的书,是因为小佟更改的一句签名,突然让人想起那些时候反反复复阅读简媜的日子。

某一日代老师给一个小孩教课,匈牙利第五号舞曲,那小孩比我熟练有天赋,不禁自惭形秽。年岁渐渐增长,也有类似这样的惶恐,唯害怕与年岁小的人相比,显得时日愈发短暂匆促。对面楼的灯常常会亮到深夜两三点,不过近来却不是常常熬夜,因为觉得不值得。
总有一些事情,不值得透支去完成。

是因为不想和很多人一样生活,所以只能如同困兽一般同自己角斗。可是何必呢,假设我们的存在都是假的。

大约还是凌晨三四点的样子,被雷声惊醒。把头埋到被子里继续睡,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又沉沉睡去。外面大雨滂沱,雷声闪电不断,能够听到很大的风声。尽管如此,也是不必担心的。清早起来的时候天空阴着,没有雨,地上的雨水已经迅速地被风干。有一些微冷,时值中午有些闷热,傍晚时又开始转凉。下午的时候在宿舍看《白夜行》,亮司和雪穗童年时居住的地方,有看上去还清澈的水沟,有大烟囱不停地吐着浓烟,亮司每天路过的桥,远远望过去橙黄色的背景,太阳,全部都是要落山的太阳。这样被暖色调包裹着的人,却背负着杀父弑母的事实,走在失去太阳的世界之中。雪穗乘坐火车离开的时候,也是傍晚,熟悉的景物都渐渐远去,即便是强大到想要成为斯嘉丽那样的女人,即使假设有时光机也更希望能去未来而不是过去的人,也会因为独自一人离开感到惊惧吧。毕竟,还只是11岁的孩子而已。11岁的孩子,就连有人陪同的出行,也会有不安,何况雪穗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她到后来说,自己不懂得如何去爱。是的,他们只爱自己。爱自己,所以她杀了妈妈,自己却获救,雪穗固执认为,是连神所都已经厌恶了自己,所以才讽刺地留下了她独自一人。

是不适合阴雨天气或者冬天看的片子。

你知道么,我厌恶了被别人无条件要求着做这做那的生活。对,我不喜欢无条件地被要求。

留言:

很漂亮的封面啊。。。
好想买块板子,但是我要存着这笔钱……
东野的书大概是广告打得太HIGH了,《X》觉得没有期待中的那么好,《白》也就缪去看了。

其实很多事情别人一样做得来的嘛,你的优秀不可否认,也无妨淡出下。
曲高而和寡,事实上,舞台的话大家一起上去才热闹呀

噢!你居然在双十日推出。。
you never know dear,how much I love you!!!

这个日子无比美好

发表留言

引用: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