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期一会 ]

500_r14_c2.jpg



在地铁里画线稿,画着画着竟然睡着。到了奥体站的时候,身边的大妈推了推我,才醒来。然后只好搭相反方向的地铁,坐了回去。
错过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用一双手能够数得过来了。可还是喜欢在车上睡觉,并且一度到了能够做完整的梦又醒来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的程度。

这段时间有听很多人的旧专辑,某一首歌里面有这样的歌词写到了台湾基隆的河滨公园。编曲像是幻灭的梦境,让人想起许多清晨深夜,水汽在空气中散发着潮湿又诡秘的味道。
时隔许多年,我依旧迷恋油彩一样的画面,色泽稠厚又极富质感。

前几日因为要赶一篇评论连夜把近100万字的几本书读完,最是厌倦主角死去又换个模样复活这样的弱智戏码,所以阅读时才有深恶痛绝的反感。

工作又开始忙碌,又会把自己拖回以往没有规律的生活之中,因此总是会在清晨关灯时看到窗外灼灼日光的瞬间错愕。

尚有一刻的安定。日上三竿依旧能蒙着眼罩当黑夜度过。对声音免疫,对图书和过期杂志免疫。肩膀酸痛,身体很健康。一手好字逐渐荒废,看五线谱也觉得发晕。

他说在录音间里面戴着耳机听钢琴弦乐版的背景乐,忘了出声,一直在走神。
萧湉在深夜的时候给我发信息,说会考虑做那一期的广播剧,因为是过分熟悉的题材,所以没有太多顾虑,只是,剧本有问题。

然后我自告奋勇说我来改吧,发完我就后悔了。
何必要去自己揽事情做,难道忙得连休息时间都被侵占的那个我才是我自己。

阴雨天气,走廊里有潮湿的雨水味道,楼下的黑色沙发里窝了几个人在走神,或是对着昏暗的光线默默看书。端着水杯沿着走廊走到阅览室的门口,能够回想起记忆深处的某一些时刻,相似的天气,在小公司的过道里,虚掩着的办公室门,强烈的光线从门缝里溢出来,侵袭过昏昧的地面。室内与良好的照明,真的是人类所依赖已久且不可放弃的东西。

集齐Felissimo 500色的铅笔,需要20个月。每个月分期付99元。25支铅笔。
这样的订购是如此漫长。

梦里三日,梦外平生。

20个月尽管漫长,却比不过你六年零八个月的执着。

可我依旧喜欢何以琛,就像情人顾良城。

| TOP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