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逢不令尽 别后为谁空 ]


大半夜的脑子坏了一样守着一张全国各地的广播电台在线收听的列表一个一个点开来去听,就是为了找个听得顺耳的主持人的声音。结果听来听去实在是败给现在的广播电台了……
谢阳那种类型的声音还真的不少,女主持的声音基本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好听的男声更少……深夜节目总是会听到大叔级的主持声音,讲鬼故事的吧真是。
要么就是全部流行音乐不停播,恨死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主持声音听起来很靠谱,而且音乐也很不错很有调调的台,结果人家讲的全是粤语,这不是地方方言歧视么……

弱智的苹果还真把iPad当回事,抢钱呢吧,那不就是一个放大版的touch么真是。还不支持多线程,还不支持USB接口……这叫什么平板电脑,还499刀……。抢钱意图太明显。

据说3D电视剧在春节前后会和咱见面,由《西游记》原班人马打造的《吴承恩与西游记》……其实我想问的是,看3D现在不还是要戴眼镜的么……有毛病的吧,想想看你坐在客厅里面,硬是要把灯都关了,戴个3D眼镜看西游记,太有违人性化了。

这年头快递太猖獗了。把东西丢门卫都不通知一声,打电话过去问,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结果人员工说你要觉得我们服务差选我们公司干嘛。
好吧我输了。

这两天一会儿上白班一会儿上夜班的,基本上不是窝在办公室里耗时间就是跟着开叔出去跑,感觉自己就是一骗吃骗喝的……
一大早就跟着开叔去采访,回来的时候我说我还没吃早饭,然后开叔就请我吃早饭了,真好,让铁公鸡请吃饭太爽了。
不过开叔昨天吃了我一大份奶酪豆……
好吧我还是输了。

躲在角落里头上淘宝,死命败国货,结果南京那家掌柜的一看我上线就给我说店里又进了什么新货……晕,我原来长得像小白鼠。

我爹说你口袋里的钱最近好像蛮富足的嘛,我赶紧捂口袋,说,哪里啊我赤贫……

我娘亲老跟我吼,女王期吧估计。我都被她老人家搞得崩溃了结果戴小易同学说活该。我说我得罪乃了么。囧。哪有这种朋友的。

不过,只要和沈风息一比,我就觉得人生特美好。(风息君:求你死……)
啊哈 我终于赢了~

[ 安妮宝贝时代也会毫不留情地过时 ]

100.jpg

 [ 话说这张照片还是09年末拍的了 ]


话说连续两天没有开电脑,偶尔用touch看看新闻,用Stanza下南方周末和三联生活周刊来看。没有头痛。除却感冒和上火以及生理痛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不适。纸巾和开水迅速地被消耗,气温刚刚好,可以晒被子。晚上的时候可以看电视,芒果台虽然低俗,但是很欢乐,这就足够了。
昨天看到韩少在南方周末上的专访,惊觉连新概念都不知道办到第几届了……看来我们已经是远离潮流好远好远了。也不知道如今的孩子们喜欢看什么书了。

第一次听说安妮宝贝是高中一年级。那个时候安妮已经流行了六七年了,可见我多么OUT。第一本是清醒纪。当时第一个反应是,哇,书竟然可以这么写。这样的书竟然也是可以出版的。当时的自己基本上保持着除了作文之外不写其他任何乱七八糟东西的好习惯。后来会随性写一点,不过很少很少。
那时候一直觉得安妮宝贝之流是非主流的,所以也不愿意多读,后来花样变多了,尤其是酵母开创了《岛》和TOP NOVEL时代……于是变成了不折不扣的HANSEY控,到后来干脆弃TN而去,随着hansey的离开,投入了ALICE的怀抱,当然了,这也仅仅是因为热衷hansey那非主流非主流的设计了……

落落之流,琐碎是硬伤,稍微读一点点觉得清新温暖,读多了就累了,完完整整读下来的也只有《年华是无效信》吧貌似。
七堇年之流,这类青春期写手,幼年时总是经历过乱七八糟事情的,加之成长时期受到安妮、黄碧云之流的毒害,无聊的时候读读博尔赫斯什么的,痛苦时再看看史铁生,基本上文字风格就是那样了,以至于内容贫瘠贫瘠到《澜本嫁衣》这样的书就出来了。太急于求成且妄图过分诉求的年纪,总是会有这样诟病的。
颜歌之流,和霍艳,以及张悦然等等,其实都是有着本质相同的。宣传时大抵都有类似于转型这样的说法。其实文字还是那些个文字,内心不过是成熟了些,关注的东西多了些,颜歌初期的作品,总是繁复瑰丽,从《五月女王》开始,她似乎不再热衷那些文字的堆叠,不过却也免不了冗长却空洞的毛病。
霍艳,先不说为人怎样了,可写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安妮宝贝前期的风格。Sigh,也不知道这孩子最近有没有什么进步,据说已经从北影编导系毕业了,好吧等着看看她老人家给天朝人民带来什么样的作品了。
张悦然大概是从《誓鸟》开始转型的据说。可是我老人家眼拙,没咋滴看出来。她的前期作品里面我其实还是有很喜欢的,比如《樱桃之远》,对于孩童时期的心理捉摸得很清晰。不过小说终归是小说,能够禁得起时间推敲并且让人有反复阅读欲望的其实并不多。
张悦然主编了《鲤》书系,她比郭敬明聪明在于,知道自己的年纪并且希望能够脱离80后作家这一名号,而郭敬明却一直“老子18岁老子永远18岁”地吼着……《鲤》相比于《TN》来说,是深刻,并且更加知性,视角也更为宽广的。但为什么《鲤》的销量却远远不如《TN》,那只是验证了“郭敬明更适合做商人”这个命题而已。1号晚上,芒果台办粉丝节,郭酵母还非得上去露个脸,那小手捏只话筒,活活就一只ET。所以说,芒果台有多低俗,酵母就有多DS。

所以说,连安妮宝贝的女儿都已经两三岁了,这个时代也快要走到尽头了。
那所谓痛苦而麻木的人生,估计是安妮宝贝留给读者们去回味的过往了。那个从写阴暗故事和华丽文字的年轻女人,到如今这样开始甘愿平淡接受,并愿意省视自己生活的人,后者更为可贵。不过前者也着实影响了一代人啊……

在如今这样一样推手比写手更有才、且物质又极度膨胀的时代,民众不是乐观到天天吼2012你来吧我不怕你,要么就是悲观到变成郭海藻……
前两天几个姐们去了趟金鹰,然后说,金鹰是一个要么激发你赚钱斗志,要么就是把你变成郭海藻的地方…… (摸黑线|||||||)

好吧 这段时间其实还满悲惨的。
难不成我真的变成感冒体质了?????这段时间周而复始地感冒啊感冒。。Oh 天哪,我到底招惹谁了嘛。。

好吧我很久没正儿八经写过东西了。。。。。。555~~~~(>_<)~~~~ 我退化了。。。

[ 就连政协人大的孩子们也很琼瑶 ]

SNV36286.jpg 
[这仙人球就是我桌子上的 我就是无敌仙人球啊 叉腰望天状 啊哈哈]


09年被戏称为零囧年 它也毫不含糊地要轻轻地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了
如果时间回到08年的2月份 掐指头一算 好歹也二十几月过去了吧 OH NO 我的台历都换掉两本了

事实上人们在零囧年活得还是很欢乐的 生活没着落还有哥保佑着 真无忧
动不动就会被人喊回去吃饭也是很美好的
见证了室友同学调了闹钟准时起来收花偷菜的笔者本人 终于也相信了WEB上的话了

零囧年突然发现当年纯得一塌糊涂的TIM ROTH大叔也老到只能去LIE TO ME里面演花季少女的老爸了 和FOSTER阿姨玩玩暧昧 还让人觉得巨囧无比 回想起当年 roth大叔在THE LEGEND OF 1900里面对那位不知名的MISS那么隐晦的表白 OH 还真是让人有自掐喉咙的冲动... 果然白种人不禁老

年中的时候看入殓师 被本木雅弘大人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本人 非常严肃地去看了入殓文化...和豆油们进行了从道家对死亡的态度到现代国人的死亡观念大讨论 一直延伸延伸 到了国民的跟风和伪善 类似于 我们为什么这样活 是因为别人这样活 我们为什么死后要那样 是因为别人也那样 哦 还有ZF规定了你一定要火葬的 所以说别人上学我也要上学 别人恋爱了我也要恋爱 别人结婚了我不结婚就囧了 别人要个孩子了 你想想好吧没有孩子怎么行 别人今儿买股票了 你看着貌似能狂赚TM一笔就跟着投钱进去了 你再一看 都零囧年了啊 嘿 赔了吧

泥轰人民的文化形态已经到了不需要去迎合别人的程序了 他们已经有足够的脑子来思考普适性的大众价值观 尽管泥轰以后肯定是要沉滴(省略若干字数...)

年末的时候被2012忽悠得够呛 直接导致了2012 syndrome的产生 真可怕啊真可怕 我等良民只想着以后怎么安安稳稳过日子活个八九十岁了 哪里料想到还有个2012一说 玛雅人牛X了 各种学说一下子全出来了 连易经和圣经原来也是可以预知世界末日的啊古人真TM幽默真TM神奇 眼看着台湾前不久又震了 啥啥啥地方又要沉了 据说地球磁极也在缓慢改变了 大家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还杵着干啥 ?

广电牛叉了 那天我午觉醒来猛然发现可爱的驴子竟然不动了 心一凉 完了 驴子也被广电黑了
尽管说后来驴子同志又回来了(不晓得广电从中谋了啥子利...)

大家说年终了 来欢乐下吧 放眼望去 祖国河山一片大好 老谋子终于复出了 OH 那叫复出麽亲爱的
闫妮大爷可真欢乐啊 真风情啊 演得真传神 小沈阳同学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乃的格子裙捏 本人可是冲着您专门去买了件蓝格子的裙子.....

花木兰悲情了 陈坤oppa 从头到尾泪流满面泪流满面 一声声那个木兰喊的...瞧见我们可怜的木兰没 十二年啊 一个女人人生中最美好的十二年 就这样交付给了战场 最后就得到oppa一句:忘了我吧木兰
啊囧啊...

本人下半年设计了写真喷绘还有邀请函节目宣传单若干 基本色调:红 关键词:60
OH 原来祖国人民是真的很喜欢同庆啊 捂嘴偷笑 我们那亲切的营业额啊```\(^o^)/

年末了也该回家了 怕元旦人挤人痛苦 就不决定回去了 结果本人天天头痛 某天到了火车站 头痛 打电话给老爹 我爹说了 咱姑娘要是想家了就回来吧! 成 立刻买了动车票就滚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多了 我爹周末休息 给我弄午饭 结果我咽了两口饭 眼泪就滚下来了 一发不可收拾 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心里舒坦多了 下午又跟到姑妈办公室和一群人胡诌去了
虽然也就在家待了三天不到 还是很心满意足啊心满意足 走之前那顿午饭 我爹说本来有应酬的都不去了 一定要陪丫头吃饭的 然后我说你们上午准是开会了 结果我爸说是啊 我就说嘛
走之前和我老娘说 诶呀一点都不想走啊 想赖在家里啊多好啊 我娘亲说你想得美 囧
结果一回南京就上火了 我餐具啊

OH 原来厨房是林一峰唱的啊 .....

昨天早上的时候 王焕章同学发信息问我还会不会和去年一样写个类似于2009年年终总结的东西 我说应该会吧 然后回去翻出了我去年写的 OH ..捂脸中 ..真TM矫情
对了去年我还说 “记得2009年微笑的时候要嘴角上扬,骂人的时候要保持微笑” 了呢

昨天又去献血了 去年是12月26号中午的时候献血的 我还记得中午吃的是什么...
昨天给我抽血的俩护士姐姐 技术都超级好……不像去年的真TM痛苦

对了 我那天一面捧着碗一边大哭的时候 想的是 我在南京待了一年半了 却还是像个初访者 什么都不习惯 ... 这说法想想都不舒服...

好了 仇老师说 写作文要点题的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标题 是因为今天终于把穆斯林的葬礼看完了 霍达老师和琼瑶老师之间 只有一条线 ...
不管霍达老师是汉族的还是回族的 不管她是政协的还是人大的 不管她写书的时候是真哭了还是假哭了

那个韩子奇被梁家收留的时候我就猜到以后璧儿冰儿肯定都是他老人家的 结果证明是这样的
楚雁潮老师与韩新月同学在北大初次邂逅 并且交谈产生误会 我就知道以后两个人肯定会有火花的
除了没猜到韩子奇不是回回 没猜到新月后来死于风湿性心脏病外 其他的差不多都猜到了

诶呀 那个亲爱的楚老师可真的是60年代四有青年啊
“卡尔·马克思赠给燕妮的诗。”楚雁潮说,“现在,让我转赠给你,连同我的爱情。”

那个年代的人们真的好矫情好矫情啊 oh no...

( ⊙o⊙ ) 哇 要是楚雁潮老师还活着估计七十岁了吧......
你看看我们就这样一年一年在岁月的数轴上滚过去了....... 多可怕...

( ^_^ )/~~拜拜 2009 二零零囧年~

[ 举杯敬虚名 ]

SNV36337.jpg

 


并没有太多事情记录
与陈洁 打点电话 的时候 她还睡着
然后我又让陈洁 郁闷了
每次都是遇到不好的事情才会 打电话

像我这样 只要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受到了过度侵占就会 有 焦虑 出现的人
或是迟迟不能下定决心 并且 对身边的人 越来越不能够信任
其实 信不信任不重要 人和人本来就是如此

多少的人是在自娱他乐 啊
每次看快乐大本营的时候 就会想 这些人 笑得这么开心
可是他们真的开心 么
答案 应该是 否定的

谢娜每次 都疯疯癫癫 的 惹人开心 可是自己呢

不敢去想

太多的人 背后都有自己的泪水 吞咽下去并且悄无声息
没有什么好的比喻

是因为太久没有能够 有 太大情绪的波动 所以平静得连自己都不相信了么
还是因为 太适应 这样 的生活

所以 都快要 觉得没有追求 要死了
今天下午 突然就有这样的情绪 什么都不要了 什么都想放弃了
又只是因为纯粹的焦虑

到底 为了什么需要这样 对待自己 呢
对着电话 和陈洁一边讲一边哭
陈小洁同学 也会被带得一起 郁闷
何必呢 有时候 要犹豫很久 才想 要不要拨出去呢 虽然只是一个快捷键

一个数字 一个拨号键
因为保持着微妙并且绝佳的距离 所以才会有这么好的交流
因为不会有冲突 不会因为过于亲密而失去某种平衡 才会这样子吧

这个灰暗 没有喜感 没有生机 亦没有活力的 学校

[ 那个被谁说了无数遍得不到验证的词语 ]

事实上这样的标题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的,和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也扯不上关系,关键在于南京的天气一直都冷得有点对不起期待了很久希望它下雪的我。
张曦予同学无比HAPPY地考完了试,张闻佩小朋友也同样考完了试,并且决定和老师撒谎不去上周日的课。当然了,张曦予同学是不知道我拿到了1114虹口体育场的票并且临时又放弃去看智厚同学的决定的。
其实那天中午的时候还是在犹豫的,小麦子同学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电话来询问有没有买到1113去上海的动车票。可是后来却被自己的假设给吓到了。
D5447。如果不晚点不减速,理论到达时间是晚上9:33,然后我要在那么冷,又下着雨的天气一个人从上海站辗转到华师大,想想如果留在学校里还可以安安稳稳吃饭睡觉,并且还有一大堆的作业。
人一般在这种时候基本上会考虑更多的推动因素,所以,在犹豫之后还是走回宿舍,并没有去火车站。

老实说对演唱会这种东西并不是非常期待,而且一直都怀有“不如看直播或者转播”这样心态的我,一直都无所谓能不能去到现场,以至于连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对某人去现场看也没有丝毫羡慕,那个时候心里想的是,我在家里多舒服啊,电视上看的多清楚啊。

这段时间反反复复做着很多事情。
不能够确知很多事但还是尽力地去完成。有一种竭尽消耗的感觉。
然而这样的自我消耗却填补不了生活的盲目。

晚上的时候听朴慧利的《陌生人》演奏曲版本。并写完了一篇论文。
白天耗费在图书馆中,像是监狱一样有规律的生活。

想起再过几个小时还要拿着赠券混进国展中心去见识就业压力就心累。
我睡去了。晚安。

| TOP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