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我坏到无药可救…… ]

100_1250.jpg

                                                           【我这张是不是拍得特未来啊 - - (被人PIA)】

2010-01-02
凌晨一点多,刚和蒋雅楠在新浪微博说完小P被牛展展拐走的恶劣事件,并打算问问他今天有没有去电台做节目之类,收了一条短信,然后想想还是早点睡比较靠谱,于是去洗漱间,手刚摸到开关,灯在一秒之内熄灭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完完全全tragic了...包括客厅在内的所有电全部跳闸,保险丝烧掉了也许……然后连网也华丽丽地断了……只能摸黑洗漱……等到明天早上到楼下去问阿姨了……

但是 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解释得清楚的……
你说说看,我容易么我,一开年就遭遇这么多……感冒,生理痛,上火,还让我遇到跳闸这种事情……
快点让我转运吧上帝 你是非得等到元旦假期结束才让我转运是吧……好吧我也相信明天一切就会好的……

整个牙床因不明原因完全处于红肿状态……也希望明天一觉醒来就好了……

晚上的时候看到何老师那个老泪纵横,竟然心里也会觉得难过。
其实就连现在的我自己,依旧还是希望以后能够忙碌到来不及想事情吧。希望自己成为机器一样的工作狂,会觉得只有这样 自己才可以实现在这个世间存在过的价值吧。

前段时间去徳基的mannings店里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发现手里拿的露得清竟然也是强生的……就像今天发现连和路雪都是联合利华的一样……
原来每天都可能会有很多很惊奇的事情发生。

2010-01-03
元旦假期的最后一天,本来也没有太多期待。这个假期便匆匆结束。
晚上在宿舍泡面吃,之前把touch放在那里充电,听某个乐队的老歌。前段时间touch不幸落水,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洗脸池啊亲爱的,拿出来的时候心都凉了,整个触摸屏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过后来竟然神奇地能用了。。。但是有那么一小块触摸灵敏度一直都不是很好,等待了几天以后基本上没抱什么希望了,就在今天,它神奇地好了……难道
这就是传说中2010年的新年礼物? ……噗……想想自己都觉得 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了……

晚上的时候抱着笔记本在客厅里面开着电视看张杰2009穿越人海北京演唱会,一边写稿子一边听歌,偶尔镜头会瞥到坐在台下的谢娜,其实如果抛却那些东西,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已经站在青春尾巴上的女人。如今的愿望,不过是能够和相爱的人在一起罢了。
今天看到一篇稿子,写被物质冲击到心智无比贫瘠的酵母,写得是如此真切如此恨铁不成钢,惋惜之余更多的已经变成了愤怒,其实何必呢,别人无论怎样,与我们又有何干系。

很多东西我们不舍得丢弃,因为还抱有希望和万一的心态。
其实如同某人说的那样,一个人只要不再想要,就什么都可以放下。

其实今天也发生了一件相当尴尬的事情。霍艳今天说北京下这么大的雪,自己智商这么低也就只能去玩玩雪了,愿大雪把所有的坏人都埋了吧。然后我紧接着回复说,霍同学你说的太对了吖。然后霍艳很快回复,说你说的到底是“我智商低”对呢,还是“大雪把坏人埋掉”对呢? 当时我愣了足足有十秒钟的时间,然后回复说:当然是大雪把所有坏人都埋掉对啦。。。
最后还不忘扯开话题问霍艳有没有去看阿凡达……好吧我承认我昨天才讽刺过人家今天就耍赖……我承认我真的不是个好孩子……

不过管它呢。明天一样过~~~

诶,没钱人就是去不了现场看,只能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机眼红 还是看重播……
(最后一句好没诚意的说。。。)

[ 于是我成了不折不扣的男配控 ]

02072009(014).jpg

 

02072009(015).jpg

 


「于是我成了不折不扣的男配控」
「为了这些个美好的炮灰而疯狂」

这篇文应该于暑假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完成,可是那时却有太多的事情烦心,好多好多的事需要亲自去完成,忍受责备和言语争斗,那段时间甚至生出“活着有什么意思”的念头。如今想来许是太累所致。但还是记得一些字句,我们被迫带到这个世界来,选择权从来不在我们手里。有时候希望连人生都是别人建构的圈套,是从来由不得自己的骗局,这样,至少还能够轻松解释得失爱恨。

今日于张曦予同学那里看到颜歌写在「封神」里的话,在这世界上,一部分的生注定要一部分的死来成全。
心里免不了一凉,虽觉得字字句句皆面熟,却总也想不起是何时何地听到。也许就是这样的,一如「衣香」中寐大所写的那样,外面战事连连,无数的人为家国甘愿赴死,以战止战,只是希望终有一天能够实现志在家国的梦想,不会再有无辜的人死去。

有些人的死,就是为了成全另外一些人的生。

那日潜在论坛上看某个台湾小女子为四少爷写的大段评论,那个被疑影射了张学良的四少爷,那个追随守护了霍夫人一生的薛家四少爷。从前传到正传再到后传,区区百年,足够让当事者全部入土,能够让所有的事实尘封,起承转合,人生动荡,时局变幻,乱世之中的生死岂是说说而已。昔年她衣香鬓影倾国倾城,引得达官显贵一掷千金博欢心,而他年少风华,却错将一生牵挂转手给他人。

于是便有她从一个世纪前的风云岁月里款款走来,走过万里重洋,走过尘封时光,走过扑朔迷离的传奇,终于回到她魂萦梦系的故国家园,回到她仅存于世的的骨肉身边。从此便有了那千堆雪的白茶花,有了泪滴般惊人的鸽血红宝石耳坠,有了她一生的承担与牵挂。

还记得薛夫人那自嘲般的话语,我是大夫,我费尽心力去救人,他却费尽心机去杀人,真是讽刺。这一对眷侣,为完成刺杀密令而做得假戏,却一步步走错。

那么多人,一个一个死去,却都只是家国之志前轰轰烈烈却微不足道的炮灰。

到后传时,几度落泪,不忍卒读,有时真是希望能够戛然而止,所有的事就如此吧,不需再坏下去了,然,那时岁月,岂容得人说停便止,稍有不慎,背后便是危崖万丈,粉身碎骨。

一度因民国时期太为混乱的历史而避而远之,连学习历史时也只是专注于那几个标志性运动应付考试,从来不愿主动了解。洋洋洒洒三卷字,当真找不到一个熟知的。便让它由得那几人去影射那时的动荡波折吧。

已经跑题。其实这文原该是替智厚童鞋写的。笑。最美好的炮灰,不是智厚是谁。
当然了,还有——薛晋铭。


图1:7月2日 入幕前的玄武湖
图2:桨声灯影 夜幕时的秦淮河

|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