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们都是政治投机犯 ]

以往想过人到底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惰于表达,或许生活过得如意,便不会有太多言语。忙碌,充实,大概都不会勾起人的倾诉欲望。
因而你也能够猜度到我最近的生活,因为有既定目标的激励而积极为生,像是有无穷尽的力量。
然而却依旧受不了污蔑或是委屈,这样的心理真是太孩子气,有时候都会替自己感到恼怒。

有许多事,令人快乐充实。但一样有那么多的事,令人觉察到深深的厌恶。
或许生活本身就是这样,你只能接受。可依旧会有不甘,内心还是会有愤懑。

劳作是生命之永恒。大抵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再也合适不过。
有时候会想,这些简单的阴谋真的是太不足以为道了,到底是谁在背后动手脚或许并不重要,我们能够感知的生活,只有假面,只有假面而已。

总有一些人会想将你推入悬崖,且一定会目送着你摔入谷底,绝不给你还生的机会。
那些不重要,我们无法保护好自己才是真正的过错。提防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可却仍旧能感受到凉意。

无论怎样,还是要重新整顿。重新开始。决不能被敌人和自己打败!

[ 沿海公路的出口 ]

深夜窝在床上抱着笔记本看《春節大移動 ~中国 世界最大の里帰り》,NHK的纪录片,因为好奇日本人眼中的春运,所以决定去看。88分钟。

一个延续了三千年的旅行。春节返乡之旅,向着故乡,数亿的人群,开始大举移动。
经济危机笼罩下的拥挤火车站。被解雇在车站又被盗票的夫妇,将与孩子天各一方的父母,睡在车站广场上的人群,裹着单薄的被单喝白酒取暖的老人……带着形形色色的人生故事和大包小包返乡礼品的人们,海啸般地涌向这里。

20万人潮汹涌的车站广场上,乘车率300%的爆满车厢中,上演的是在经济萧条中,依旧满怀致富梦想,顽强求生的打工者,满载泪水、欢笑和意外的戏剧人生。
NHK用了这样的句子,为了让父母的生活得到改善,或是为了子女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无数的人走进这样拥挤的城市,渴望一席之地。

动情之处太多,NHK到底还是用了温情和人性的角度去描述了中国春运。
对于春运的概念,大概只模糊到新闻中拥挤的人群和喧嚣的车站环境了。连特写镜头都惰于给予的我们的新闻,反馈给我们的只是如此概括的信息了。因此同许多人一样不需要为了春运挤破头、也无需在那样拥挤的硬座车厢里忍受污浊空气和久站疲劳的我们自己,怕是永远也体会不到那样的境况了。

李先生一家,妻子和女儿都因为晕车身体十分难受,深夜时妻子搂着女儿坐在硬座上睡着,李先生坐在对面的位子上,看了看一片漆黑的窗外,对记者笑着说,等过了今晚就好了。

那样的笑脸,需要多达观啊。因为经济危机年终只领到一半工资,折合日元4万5,还给了字幕,3000人民币的年终薪水,恐怕观众也会唏嘘不已。
可是因为想要回家,只是因为回家就足够对令人望而却步的春运免疫了。挤一挤又如何,5个人挤在原本3个人的位置上又如何,都要回家了还在乎这些么?采访时对着摄像机的每张笑脸,都因为目的地的不断靠近而内心感到欣慰。
而在受众看来,却是如此辛酸又饱含万千概叹的,令人落泪的场景。

近日来天气一直糟糕,南方更是持续着令人深恶痛绝的雷雨天气。夜晚坐在客厅里,外面雷声阵阵,大雨滂沱,有多少路人要忍受这样的恶劣天气,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被困。
这愈发反常的气候,令人发指的同时却又无能为力。它是我们一手成就的,自诩不凡的我们自己,都是凶手。

[ 唯有时光不可以永恒 ]

盗用曦予的标题T T
=======================>
这两日于你而言,大约再平常不过。

原本的计划全部被取消,窝在角落里趴在板子上竟然睡着。幸好没有流口水的坏习惯,否则板子就该毁了。
大概还是很久之前了吧,G同学从你博客的第一页突然隐去,或许我们都会如此对待不想再继续深交的人。直接删去,并不再有联系。

当时与L殿交情渐浅,不过是因为她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去走而已。友谊这种东西,原来也并非能够脱离价值观存在,而如今的我虽不再喜欢L殿,却依旧可怜(天呐我用这个词)她如今的境遇,那日与好友谈起她目前的处境以及日后的路途,结果也不过是一句,终是与我们无关的事了,何必假意关心与在意。

你有令人难以忍受的坏脾气,我一一忍让。你总与旁人争执,我也从未劝过。
你生来倒霉常常遇到绝处逢生这样的事情,后知后觉神经大条,我却愿意相信如此必有后福。

于我而言,其实不过三言两语,几年指尖流沙般的时间。
你能够笑得如此开心,便已经足够。

我们能够拥有多少个几年。

是否我总逃不过如此玩笑,一如当年与费先生的几句戏言,便一语成谶。
其实我不在乎时日。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08年的5月,叔父曾与你一起在绵竹德阳奔走,颜澈说竟在德阳偶遇你,你一如往日的清瘦,却神色黯然。之后他辞去工作重回日本,一日在MSN上与我聊起你,说在德阳做心理危机干预之时还因受伤曾成为你的病人。

六月初的时候,你收到的那份礼物,是F君佩戴多年的银镯。
随身佩戴十年的物品,便这样随随便便给了你,而你却从未知道珍惜。

或许只是彼时太过要好,便什么都不在意。

唯有时光 不永恒。

 

[ 相逢不令尽 别后为谁空 ]


大半夜的脑子坏了一样守着一张全国各地的广播电台在线收听的列表一个一个点开来去听,就是为了找个听得顺耳的主持人的声音。结果听来听去实在是败给现在的广播电台了……
谢阳那种类型的声音还真的不少,女主持的声音基本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好听的男声更少……深夜节目总是会听到大叔级的主持声音,讲鬼故事的吧真是。
要么就是全部流行音乐不停播,恨死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主持声音听起来很靠谱,而且音乐也很不错很有调调的台,结果人家讲的全是粤语,这不是地方方言歧视么……

弱智的苹果还真把iPad当回事,抢钱呢吧,那不就是一个放大版的touch么真是。还不支持多线程,还不支持USB接口……这叫什么平板电脑,还499刀……。抢钱意图太明显。

据说3D电视剧在春节前后会和咱见面,由《西游记》原班人马打造的《吴承恩与西游记》……其实我想问的是,看3D现在不还是要戴眼镜的么……有毛病的吧,想想看你坐在客厅里面,硬是要把灯都关了,戴个3D眼镜看西游记,太有违人性化了。

这年头快递太猖獗了。把东西丢门卫都不通知一声,打电话过去问,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结果人员工说你要觉得我们服务差选我们公司干嘛。
好吧我输了。

这两天一会儿上白班一会儿上夜班的,基本上不是窝在办公室里耗时间就是跟着开叔出去跑,感觉自己就是一骗吃骗喝的……
一大早就跟着开叔去采访,回来的时候我说我还没吃早饭,然后开叔就请我吃早饭了,真好,让铁公鸡请吃饭太爽了。
不过开叔昨天吃了我一大份奶酪豆……
好吧我还是输了。

躲在角落里头上淘宝,死命败国货,结果南京那家掌柜的一看我上线就给我说店里又进了什么新货……晕,我原来长得像小白鼠。

我爹说你口袋里的钱最近好像蛮富足的嘛,我赶紧捂口袋,说,哪里啊我赤贫……

我娘亲老跟我吼,女王期吧估计。我都被她老人家搞得崩溃了结果戴小易同学说活该。我说我得罪乃了么。囧。哪有这种朋友的。

不过,只要和沈风息一比,我就觉得人生特美好。(风息君:求你死……)
啊哈 我终于赢了~

[ 一期一会 ]

500_r14_c2.jpg



在地铁里画线稿,画着画着竟然睡着。到了奥体站的时候,身边的大妈推了推我,才醒来。然后只好搭相反方向的地铁,坐了回去。
错过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用一双手能够数得过来了。可还是喜欢在车上睡觉,并且一度到了能够做完整的梦又醒来还没有到达目的地的程度。

这段时间有听很多人的旧专辑,某一首歌里面有这样的歌词写到了台湾基隆的河滨公园。编曲像是幻灭的梦境,让人想起许多清晨深夜,水汽在空气中散发着潮湿又诡秘的味道。
时隔许多年,我依旧迷恋油彩一样的画面,色泽稠厚又极富质感。

前几日因为要赶一篇评论连夜把近100万字的几本书读完,最是厌倦主角死去又换个模样复活这样的弱智戏码,所以阅读时才有深恶痛绝的反感。

工作又开始忙碌,又会把自己拖回以往没有规律的生活之中,因此总是会在清晨关灯时看到窗外灼灼日光的瞬间错愕。

尚有一刻的安定。日上三竿依旧能蒙着眼罩当黑夜度过。对声音免疫,对图书和过期杂志免疫。肩膀酸痛,身体很健康。一手好字逐渐荒废,看五线谱也觉得发晕。

他说在录音间里面戴着耳机听钢琴弦乐版的背景乐,忘了出声,一直在走神。
萧湉在深夜的时候给我发信息,说会考虑做那一期的广播剧,因为是过分熟悉的题材,所以没有太多顾虑,只是,剧本有问题。

然后我自告奋勇说我来改吧,发完我就后悔了。
何必要去自己揽事情做,难道忙得连休息时间都被侵占的那个我才是我自己。

阴雨天气,走廊里有潮湿的雨水味道,楼下的黑色沙发里窝了几个人在走神,或是对着昏暗的光线默默看书。端着水杯沿着走廊走到阅览室的门口,能够回想起记忆深处的某一些时刻,相似的天气,在小公司的过道里,虚掩着的办公室门,强烈的光线从门缝里溢出来,侵袭过昏昧的地面。室内与良好的照明,真的是人类所依赖已久且不可放弃的东西。

集齐Felissimo 500色的铅笔,需要20个月。每个月分期付99元。25支铅笔。
这样的订购是如此漫长。

梦里三日,梦外平生。

20个月尽管漫长,却比不过你六年零八个月的执着。

可我依旧喜欢何以琛,就像情人顾良城。

| TOP | NEXT >>